21 August 2006

走路

用旅行者的譬喻,人們把他的死訊告訴了我;我並不相信。
我是個男孩,我當時還不知道死亡,我是不死的;
多少天,我曾在沒有陽光的屋子裡把他尋找。


這節錄自博爾赫斯紀念外祖父的詩,叫我感受很深。不同的是,我已不再是孩子,不止一次跟死亡正面相視,也清楚預見自己的死亡。幾年前,我已有這樣的覺醒:

天空飄著灰黑的雪,落入煉獄般的道觀且溶化
以水的姿態流逝,並黏纏上所有人的鞋底
祖母說昨晚下過雨,她已經習慣了失眠的日子
在回家的的士上,我看見窗外的淚水
瀑布般傾瀉而下,她的哭泣是流水擊打岩石的回響
鞋印在地板上一個踩著一個,逝去者有來者來踐踏
一局棋仍然留在七歲的我的家裡,等待祖父來將軍
祖父的笑容很慈祥,化石似地永遠保存一些溫度
雨下過天氣就轉涼,祖母的體溫漸漸散失如煙
我怕跌倒於是小心地走,有自己的步伐
我的步伐是跟著祖母的鞋印,雪溶化在燭火中
落在濕滑的地板上,還揮不去無情的低溫

(〈清明三題〉,《幻聽樹》頁70)

那時候,祖母行動自如,離去前兩個月,她不能下床了。我深深感到一雙有力的腿,是何等寶貴。朋友常不理解我怎麼喜歡走路,由大圍車站走十多分鐘回家、由灣仔走到銅鑼灣、遠足、跟Person每年一次由九龍塘走到尖沙咀……走路是幸福的,儘管人生路上的追尋、著力多是枉然,我也不介意多走一些路。



7 comments:

Rainy said...

我同意「走路是幸福的,儘管人生路上的追尋、著力多是枉然,我也不介意多走一些路。」

因為老土點一句:路是人走出來的。也只有親自走的路,才可以好好欣賞沿途的風景。

朋友,繼續努力走你該走的路吧!

Claudia said...

把你的路走好,祖母會因此而高興。

michelle said...

往前走吧 , 在適當的時候先往後望~^_^

Eric Lui said...

我也想輕鬆散散步呢。和自己喜歡的人。只是我們常常慵懶,明知要珍惜而不為之。

可洛 said...

Rainy:
你都一樣啊,我們在浸大裡見面吧。

Claudia:
好久不見,好嗎?還在中大那邊嗎?

Michelle:
好的!共勉!

Eric:
你冇咩?你冇咩?hehe。

Claudia said...

是啊,有空時大家約出來玩啊! 我星期五會比較空.

Silverbell said...

走吧走吧! 穿一雙舒適的鞋去踏青,去跑一圈,去走一段路,不用急,慢慢的看看沿途風景,考驗雙腳的力量,累了就坐下,再前行,行遠了就在最近的圬車站坐車回去,找天再行,路不斷延伸,生命暫不止息,我們年青,還有餘力向前大步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