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ly 2006

回Silverbell的信

Silverbell,

收到你的信時是深夜,讀完已太累,翌日又在外面忙,結果今日才給你回信。
雖然相隔了整整兩天,但我心裡惦記著你的信。
自從使用電郵以後,我們每天都收到很多的信,但真正談心,慰問,出於關懷的信愈來愈少了。謝謝你寫信給我。

書展的工作早就忙完,已經開始為年尾的工作動筆,都是一些訪問稿,悶死了。
暫時唯一可以寫作的地方,是《月台》。沒想到你竟是愛花的朋友!其實我不認識愛花,不過近日有份工作跟他分頭進行。一次我們坐在朗豪坊的餐廳裡,談完工作,我就藉機跟他做了《月台》第四期的訪問,感覺很有趣。

「我在煩擾時,會讀讀你的詩,可能就像胡老師所說,你的詩呈現一種世故而又帶給人希望的感覺,反覆的讀著,好像明白自已多一點,理清了一點思緒。」

你這番話真叫我慚愧,但同時又給予我力量。你知道嗎?近年我寫的很少,一方面是忙於工作,另一方面我驚覺自己討厭文字。因為文字工作,叫我討厭寫作,試問每當你捕捉到靈感,構思好作品,下筆寫的卻是訪問稿、編輯改文等工作時,又如何能不討厭呢?討厭文字的我,又怎樣寫下去呢?我沒法找到一個平衡點,如果可以的話,我真希望把這類工作減到最少,但現在的我不能這樣做,故此常常感到乏力。

不過你讓我知道,我的文字還是有價值,我從沒想過放棄,但不滿自己的進度,現在我知道要勤奮一點了。因為我寫的,原來可以跟一些人的內心連繫,可以填補別人心裡的空白。故此,我時常都警醒,務必叫自己的文字,朝著光明和溫柔的方向。外面有一些人,寫的一樣好看,而且還很吃得開,但引用胡燕青的話,他們寫的就是「以頹廢、悲憤掩飾失控,以矯情、『出位』解說虛弱的作品」。煩擾時,你會讀我的詩,而我,會看馬蒂斯的畫;一個早上,我捧著有關他作品和生平的書,翻閱著一幅又一幅色彩純淨、斑斕的畫作時,激動得全身發抖,我想,那是只有熱愛生命的人才畫得出來的畫,而這些畫也同樣叫人感到生命的熱度,因而內心可以像花瓣一樣展開。

我連結你的BLOG,是因為我相信你也是這樣的人,縱使有失意、慵懶的時候,但作品裡沒有怨恨、破壞,也不頹廢、造作。在sleepylok.com mini上,我以這個準則連繫友站。當然,也希望你繼續寫下去,繼續「愛」「過生活」。



祝好

可洛


3 comments:

青定 said...

的確,把興趣變成事業在別人眼中是幸福的事,但只有我們自己才知道,當心愛的事被迫用近乎流水作業的方式去完成時,會令人心情非常低落。
哈哈,不要怪我,其實看你的文字不會覺得你是喜歡matisse的,或者,別人看我的圖也不會想像HR Giger是我喜歡的藝術家之一... :P

chunchun said...

可洛︰
我仲以為做編輯好好玩潻,不過我又幾鐘意改阿Sir 畀我打果D文件,我最開心就係發現佢寫錯字!:-D

可洛 said...

靛呀靛:
係啦,不過我知道自己的使命,一定會努力!
喜不喜歡Matisse,冇樣睇架嘛?

Chunchun:
你enjoy就最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