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 July 2006

愛情

我常常在城市中穿梭,為了找一杯合心意的奶茶。雖然欣賞奶茶的奶香和微甜,但始終更眷戀那歷久不散的茶苦。從旺角到火車站的路上,「愛情」往往鑽入我的思緒。旺角無疑是充滿回憶的,東岸書店是我們兼職、創作之地,也曾經是我們跟愛情擦身而過的地方。今天遠離了電視劇和流行曲的我,可能或多或少仍受到從前流行媒體薰陶的影響,對於愛情,首先想到的是痛楚。這種痛楚來自單戀或短暫的相處,輕微卻持久,有「遺憾」的輪廓,就像寫下一首滿意的詩,但卻在最後一句止步,繆斯走遠,無法繼續發展。

這可能也跟個人經歷有關,愛情終止於一個樹影婆娑的下午、冷清公園裡的長椅上、或鬧市裡一個回眸微笑;全部沒有明言的拒絕,而是漸漸滑入生命的繁雜,無聲無色不了了之。這時會想起法國畫家希斯里(Alfred Sisley)的畫「Flood at Port-Marly」,他畫過兩幅(1,2),同一個地方,季節、時分和人情卻完全不同;印象派追逐日光的變化,我們追逐情感的流轉,今日的旺角,已經找不著一處叫人願意久留、回味的地方。美味的奶茶更少。


11 comments:

阿律 said...

我同樣喜歡印象派的畫。想起你的小說總有愛情的影子,卻從來不是主調。你會否寫一個直面愛情的小說?以你細緻的筆調,應該能寫出一個相當優秀的愛情小說。近日我看過最好的愛情小說,非《天工開物.栩栩如真》莫屬。

Winsome said...

旺角家樂斜(都幾斜下)對面開了間飲品店叫happy lemon,賣的珍珠烤奶茶,好好飲啊,茶味好香,而且仲有得叫少甜,正~(講起又好想飲了:p)

yogi phyllis said...

中環的蘭芳園裡的奶茶是我覺得最好的。至於愛情,得不到、有遺憾的,才叫人回味。很難過。或者我們太美化了這種感覺,才會戀戀不捨。

可洛 said...

阿律:
謝謝鼓勵,其實我也曾寫過一些純愛情的短篇,例如收錄在《71種心情,71個故事》的〈可樂茶〉。
至於中篇作品,還是未有純愛情的打算。我總覺得愛情不是單純的,可能想得太複雜了。

Winsome:
係?果然是飲食版資深記者呀!我會去試一試。

Phyllis:
蘭芳園未飲過,記住了!想起來,北角有間「賞食」私房菜,印度奶茶挺美味呢!

yogi phyllis said...

可洛,我已離開了北角了。雖然那不是愛情,但那也是另一層次的遺憾,需要時間去接受和忘記。
另,你這篇寫得很好,我偷偷把它傳了給某位同事看,相信你不會介紹吧?

Anonymous said...

一直都不喜歡奶茶,因為不喜歡奶茶裡的白砂糖。在英國寄宿時,卻喜歡上泡奶茶的過程︰將那圓圓的、沒有品牌的茶包放進杯子裡,沖入雪白的牛奶,把砂糖曬進奶茶裡的過程。

阿律 said...

我覺得正因為愛情不簡單才叫你寫。純愛情從來不是真實的一回事,而我相信你能寫出複雜而不純的愛情故事。那樣才真是探詢愛情的複雜內涵。

chunchun said...

我比較喜歡喝咖啡,我每天早上都會為自己沖一杯咖啡,然後才去上班。我其實是不適宜喝太多咖啡的,但我不能控制自己,因為我已上了癮。

Rainy said...

可洛所說的,莫過於「桃花依舊,人面全非」的感慨?!
愛情,一個不可思異的名字,可以把那個毫不相干的人串聯。
幾年前寫過一首詩,現在只記得一句:
「穿一條紅線 由我的掌心
 越過你的掌紋」

東岸,曾經也記載了我少女時代的一段荒唐的回憶。

可洛 said...

愛情這題目,收視率總係比較高。

匿名者:
總覺得在奶茶裡調配奶、茶和糖的比重,非常好玩。

阿律:
我會試試的!

chunchun:
一杯就好了,這是樂趣呢。

rainy:
愛情可以把那個毫不相干的人串聯,又是一個美麗的誤會。
一般而言,毫不相干的人串聯時,愛情還未發生。
事後,愛情倒能擺佈二人的關係,親密的分離,泛泛之交得以結合。

Anonymous said...

留它一個遺憾,得不到原是最美
就在燦爛的星夜,凝視最遙遠的一顆

這是我最近對愛情的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