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une 2005

一個下午的寫生練習



打開的窗子
是一段懸空的人生
從六樓咖啡店往外望
一場急雨停了
水痕網住大街的風景
只餘下一個澄明的角落
圈住屋頂上生長的一棵樹(?)
陽光走過從前那僭建的天台
一道破門上有飄揚的揮春
大廈潔白的外牆披了一層綠
每扇打開的窗子上
都映照一個人,一輛車
沒有人會來關上窗子
起碼在這個晴雨永恆交替的午後

2 comments:

Karden said...

你好,如果說我只是路過, 那實在太虛偽了,某程度上我都算是認識你, 是真的!
28號的下午,我在天上看到一道橋!
http://neverwhatever.blogspot.com/

可洛 said...

Karen你好。管你虛不虛偽,留個言大家就成為朋友了。很喜歡你這隻旋轉的貓!

28號的下午,我走在街上,一邊忍受烈日,一邊抬頭望向天空,也找到搭在大廈之間的雲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