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y 2005

晦暗的初夏

雨絲交纏的五月
地盤工人走避雷雨
新建大廈的外牆
水痕如蛛網在風中抖動
記憶中那陽光的背項
筆直地穿透屋簷樹頂和車廂
我們在城市的某一角落
等待烈日淡入微雨
靜聽影子嵌入歲月
鎖住陽光而漸次凋零的火焰樹花
正一點一滴洩漏夏季的真相

4 comments:

zeiling said...

謝偉lok:
我是來謝謝你的囉。
今天先到圖書館,再回學校交功課。火車先delay後cancel再delay,用左兩個多小時才返到學校。做功課難,交功課也難。
而且今天london熱爆,在火車上還好,到了tube上,氣都透唔到。唔一棟棟才怪。
-_-"
謝斯ling

clara said...

可洛師兄:
昨天已經先讀了師兄的詩,一看便很喜歡。今天收到四個版本,覺的很得意。真的很高興有幸向師兄你學習。今天我很開心呀!師兄師兄,有關會的話請再來詩會呀~ :)

可洛 said...

斯玲:
唔客氣啦。功課交了去玩啦!考試都唔好溫了。呵呵呵!

Clara:
謝謝你喜歡這小詩,畢竟太久沒寫了,一時間也抓不住那感覺和語感。有機會我一定再來詩會,開會的話call我啦。

zeiling said...

呵呵呵,我就唔溫書俾你睇,還跟舊同事clara暢遊泰晤士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