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May 2005

莫扮老鼠和鴨子

昨天一則新聞這樣說,香港的創業率為3%,在35個主要經濟體中排尾三。我不知調查的可信性有多少,但對於一個成熟的經濟體來說,創業率低是正常的事,但問題在於新加坡和南韓兩個相對成熟的經濟體系,創業率明顯地比香港高,其中新加坡的排名就比香港高13位。

據說這是新加坡和南韓兩國近年大力推動創意工業的成果,讓年輕人學以致用,投身藝術、出版、互聯網、電玩遊戲、流動通訊等講求創意的行業,開辦公司。反觀香港經營成本太高,而且談了創意工業多年,卻未見任何政策推動、配合,就像把工業大廈改為藝術村一事吧,由工業大廈租金低潮的日子,到今天租金回升兩倍,工業大廈藝術村仍未有實施的時間表。

創意工業沒有良好的土壤供生長,惟有從石縫中掙扎生存,香港也只能以勞動密集行業和低技術的服務性行業創造就業,年輕人念書無用武之地,只有到樂園裡扮老鼠和鴨子,可悲。

4 comments:

Eric Lui said...

可洛師兄,明天如果可以的話請帶詩來,我們只得幾首。可憐。

Eric Lui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chanchiyat said...

如果,我在樂園?面扮老鼠和鴨子,
能讓誰與誰得到快樂;
而因為別人的微笑,我心感滿足,
有何可悲?

如果,我寫書寫詩為了滿足生活,
更期望一舉成名,前呼後擁,
有何可喜?

說到底,能夠做一隻滿心歡喜的老鼠,
總比終日愁眉苦臉,
出售自己的憂郁來得有意義。

不是嗎?

可洛 said...

浩二:
詩已交,不欠功課,謝謝你今天的飲品和糖果。

chanchiyat:
是。

不過我的一句「可悲」是建基於「創意工業沒有良好的土壤供生長,惟有......無用武之地,只有到樂園裡扮老鼠和鴨子」上,故此成立。

而你的「有意義」建基於「能讓誰與誰得到快樂;而因為別人的微笑,我心感滿足」,同樣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