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September 2009

剪髮記

颱風後兩天,微雨。我每月要理髮一次,否則頭髮一長,便顯得好「嬲丘」。

如常地,請Odd幫我剪髮,過程中對話不多,除我不大想說話外,還因為他剪髮時的神態。我曾經見過,他在茶餐廳午飯時打PSP的神情;一旦拿起剪刀,他的神態便是兩樣,變得異常專注。我看著鏡子裡的他,出神的雙眼,微張的嘴巴,彷彿一個夢遊者。在那片厚唇下,還可以看見一雙門牙。今天的他有點鼻塞,我便想像,眼前是個熟睡者,在這露出門牙的嘴巴裡,吊著一行口水。

我就是這樣看著,想著,忘記了言語。

2 comments:

Iris said...

我覺得你剪咗都咁嬲幽喎~ ^0^"

可洛 said...

你條友!>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