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September 2007

新的秩序

近日很累,但不因為任何急切的事,只因一種新的秩序。爸退休了,鐘點工人也辭退了,我和爸常在家裡,兩個人。我們分擔家務,一同到街市買菜,買什麼、買多少、怎樣煮,他總是遲疑,我們選了一尾活的鰽魚,魚檔大嬸抓著牠,刀背一砍,打在鰓上,牠就鼓起兩鰓,凸出魚眼,擺動掙扎起來。大嬸刮去魚鱗,刀一擺,拉出魚腸,膠袋一套,就塞到爸的手裡。回家路上,魚仍跳動,好幾次。他煮飯,有時我也幫忙。煮飯是一件很累的事,我們往往雞手鴨腳,忙個大半小時,然後一頓飯吃下來,不過二十分鐘。他煲湯、蒸魚,我炒菜、弄雞翼,好像兩個練習樂器的學生,一板一眼地跟隨記憶,不錯,是記憶。菜譜不過是寫滿音符的樂譜,其實什麼也沒有,我們每一個動作,調味品和份量的決定,都來自有關祖母和媽的記憶。有一種說法,我們的身體是個儀器,能接收到我們的靈魂,靈魂不在體內,是外在的,像電波一樣遊走在四周,只有能接收他們的人方可察覺、看見或融為一體。那麼我做菜的時候,可能就在捕捉那逝去者的靈魂,讓他們的記憶和智慧引導我。不過即使是這樣,我們做的菜還是很難吃。

8 comments:

靛 said...

連自己的靈魂也是是外在、要接收嗎?
不過我喜歡這樣,一個很新穎的概念。

哈哈,只要做過一次,兩次,三次...到第N次時就會好吃了~ ^_^

Claudia said...

做菜是捕捉己逝親人的靈魂, 這句話很令人感動啊. 家與家人是你作品中很重要的題材呵, 也是最令人動容的篇幅.
祝你快快做個小廚神, 早知那時我的食經俾你做啦, 等你早早訓練.

Siu Elmer Fei. said...

Very good description of how the 'fish-stall' woman to clean a fish !!

I remember I used to stand and watch how those 'professionals' doing their job properly. :-)

Elmer.

Cass said...

今天突然想起你... 看你的生活過得不錯呢!

市井小man said...

記得有篇文章說你喜歡行街市,是嗎?

我開始將媽媽平時煮的菜拍照下來,留待我將來去懷念她。

可洛 said...

靛呀靛:
N次前大概已經嘔死。

Claudia:
食經都幫我唔到,昨晚又失敗了。

Elmer:
看著那剮魚的一幕,其實我很難受,但由於過於震撼而無法反應。

Cass:
是的,應該感到滿足。

市井小man:
街市好像博物館或動物園,永遠都有新奇的事。

小嵐 said...

記著那些菜有多難食,難食在哪裡吧!那麼下次就會做得更好了!

Yedda said...

想要成功當然是要多番嘗試的啦,放心喇你應該不會嘔死的,你生命力這麼頑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