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June 2007

小鎮一個人

我是無論如何要寫寫這地方的,因為這是馬蒂斯的故鄉,因為我相信沒幾個香港人到過這裡。從巴黎Gare du Nord乘兩小時火車來到星期天的Le Cateau-Campresis,我手上沒有地圖,於是只好根據路標,朝市中心走去,街上幾乎沒有一個人,只偶而有婆婆拖著愛犬路過,或是在腳踏車上彼此追逐的孩子。小鎮上除了我,就只有紅紅白白的尖頂小屋、風雨和陽光。我好像置身一個漂搖的博物館,所有事物在清勁的風裡都是靜止的,等待我去細察,由是我經歷了旅程以來最大的寂寞。

參觀過馬蒂斯博物館後,下了一場暴雨,我躲在咖啡店裡,以僅有的法語點了一杯特濃咖啡。店裡有男人玩彈珠機,他的狼狗則乖乖地伏在地上,還有兩三個老人圍在吧台前聊天,我一句也沒聽懂,我只靜靜地坐著等到天空放晴。看著陽光洗刷過的咖啡店門口,寫著店名的帆布像海浪擺動,光和影於是在玻璃櫥窗上拉鋸。這場景好像似曾相識,彷彿跟過去廿多年的某些瞬間連在一起,我感到類似的場景就是我一直戀棧的所在,這般悠閒的時光,這般憂鬱的時光,我願意困守一生的時空,始料不及的是,會在馬蒂斯的故鄉遇上這片光景。

回程時遇到更意外的事情,火車在某站停了很久很久,乘客不耐煩地下車察看,月台上一片混亂,車長逐個車廂解說情況,可惜我聽不明白,他又不懂說英語,幸好遇到一對略懂英語的法國夫婦,我才知道前面有一棵大樹被風吹倒了,要等工人把大樹移去,火車才能繼續開駛。車外很冷,於是我就在車廂裡看書和聽MP3,好不容易等了三個小時,火車才緩緩地駛離車站,回到巴黎已經是晚上十二時多。

步出車站,下著毛雨,很冷,我又回到街上沒有一個人的處境裡去。


4 comments:

chunchun said...

你一個人在陌生的城市裡到處遊逛,真的很佩服你的勇敢呢!

佩結 said...

好冷!起行前我有叫你帶點厚衣服
結果是夠不夠保暖衣服?

有時孤獨在不錯的環境氣氛,可以說是不錯的享受和感悟,同意嗎?

市井小man said...

我也從GZ回來了。剛好看到你這篇呀!博物館有咩東東?

可洛 said...

chunchun:
我就是有這種傻勁的人,不過我一定要知道目的地在哪裡,否則我會恐懼起來。

佩結:
謝謝你的提醒,我帶了大褸去,並沒有冷倒。

市井小man:
博物館當然有很多我在書上沒看到的作品,很感動!部分已經放到相簿裡去了,去看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