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June 2007

在那裡待過

回港一星期,沒想到會不適應香港的空氣,病了,喉嚨痛和咳,到今天人才精神一點。

在小小的家裡,我找到一種踏實的感覺;在異國四十天,每每醒來,我都會有不知身在何處的迷惘。在一片英語甚至不知什麼語言的對話聲中,我總默默地整理行裝,然後背著背包走出旅館,步入陌生但又活生生的迷宮裡。

朋友問我有沒有改變了?有沒有難忘的經歷?我想改變並不是明顯的,畢竟有太多根深柢固的想法和行為,不是一次旅行可以改變得了。那些改變可能會像回憶一樣,在往後的日子裡慢慢浮現。回來後第一個明顯的轉變,是我增加了魚缸的水量,我相信魚跟人一樣,都需要更多空間,除了活動的空間,還有思考的空間,甚至休息的空間。在西法意三國的大街小巷上,不難找到讓人坐下歇息的地方,例如公園、廣場,即使是馬路邊,也會有一排排的長椅,讓疲憊的人隨時倚靠。有時我時間太多,雙腳又累,一坐就是半小時,在樹蔭下看繁華世界在眼前掠過,很奇怪,非常喜歡說話的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在這候都要靜下來,把目光放在不知哪裡去。這跟香港是很不同的,在香港我們已經很難再找到這樣的公共空間,要坐下歇息,只有付錢到餐廳或咖啡店去,人無法在街上的大空間停留,只有像水銀一樣流來流去,流入每個小得不能再小的空間。

我想,如果我們有機會在街上停頓下來,靜靜地細看城市的每吋地方,我們會發現她更多的不足,並想到令她變得更美好的方法,我們發言發聲的時候將更準確,因為我們曾經在那裡待過、呆過,而不是一瞥而過。


4 comments:

小鳴 said...

回來了,真好!
很有共鳴,也許歐洲人不完全受資本主義污染,以致空間的運用也較人性化。

細細 said...

是啊,生活在這個城市真的很累,有時候不過想找個地方坐下來發呆,然而總是無處可逃。我喜歡帶瓶飲料到海濱或公園坐,可是我不少朋友都覺得只有中學生才會這樣做啊,哈哈,但我很喜歡啊。不過,近年的夏天實在太悶熱了,只想要躲到商場裡,可是啊,商場實在充斥著太多慾望了。

gladys said...

可洛,你好嗎?剛巧最近我也到過巴黎和倫敦,就如你所寫,巴黎擁有大量的公共空間,人們也比較寬容。但倫敦卻與香港很相似,一切都十分趕忙,只有消費才能「買」下一點點的時間和空間。

可洛 said...

小鳴:
你說得對。不過對我這個急性子的香港人來說,他們對時間的運用就有點不人性了。

細細:
現在的夏天真是太熱了,我都不能忍受了。不過偶然在公園和海邊坐坐,實在是很寫意的事,這也是我很喜歡做的「傻事」。

Gladys:
好久不見了!你好嗎?你喜歡巴黎嗎?我在巴黎的經歷就不算快樂了,有機會告訴你。倫敦我沒去過,有沒有特別的經歷可以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