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December 2006

荒誕和廢墟

韓三明在飯館等小馬哥吃飯,卻一直未等到,打電話給他也沒有人接聽,這時背後三名京劇打扮的人圍著桌子玩手提和PSP的情景,惹人發笑,卻彷彿預告著小馬哥的死亡;及後電話鈴聲「上海灘」在廢墟的瓦礫裡響起,像浪濤一樣奔流不息,韓三明循著響聲追尋,終在亂石堆裡找到他的屍體。人的生命短促無常,城市的命運也不遑多讓,韓三明從債主手上以三萬塊帶走失散十六年的女人,團圓的時刻,破屋外一片城鎮景象寂靜平和,卻有一座大廈在毫無先兆下倒塌成瓦礫和灰塵。以上都是「三峽好人」的情節。

在「戀愛夢遊中」裡,城市同樣荒誕和脆弱。在史提芬的夢中,城市以摺紙勞作的姿態出現,在夢之海裡如軟珊瑚隨浪擺動,或在火山下全然瓦解,然後由米通紙像植物重生一樣從沙漠上再次建立起來。在這樣的城市裡,人的命運也難免荒誕,叫我最詫異的,莫過於史提芬發明的「一秒時光機」,以及他創作的藝術月曆竟在通俗和情色泛濫的月曆市場上一紙風行。

香港是第三個荒誕和脆弱的城市,天星碼頭已被圍起,堆土車進駐現場,像螻蟻一樣每天剝蝕碼頭的部分。在這裡我無可避免地遇上為數不少的荒誕事情,有些叫人快樂,有些叫人發愁,近日發生的包括以下幾件:
  1. 中學同學發結婚喜帖,表弟也在同一個月結婚;
  2. 收到一本沒有名字、封面封底均畫滿星星的書;
  3. 收到同齡髮型師的電郵,她參加CASH時用的筆名令我大笑;
  4. 某報的稿費在「已經發出了」很久的情況下,還沒收到;
  5. 兩位作者發牢騷,告訴我某本地前衛文學雜誌經常弄錯作者簡介,事後處理手法令人不快;
  6. 因TW待到凌晨五點上床睡覺,夢見自己用剪紙拼貼的手法修改小說,八時醒來;
  7. 從夏夏口中得知,不少台灣人都把《月台》記成《車站》,原因不明;
小馬哥說:「這時代不適合我們了,因為我們太懷舊啦」,天星一天一天被拆毀,這城市一天一天改變形貌,然後把我拋在後面;我被遺落在廢墟上,預感自己遇上的荒誕事情將永無止息。

1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有危險
但我們還是去了

southpalace said...

從夏夏口中得知,不少台灣人都把《月台》記成《車站》,原因不明

==>我問一位台灣的網友:等候捷運的地方叫甚麼呢?他的第一個反應是"捷運候車站台"。(不過他說捷運月台也聽得懂)

zeiling said...

我真係未去過奧海城.

可洛 said...

southpalace:
原來是這樣嗎?謝謝相告!

zeiling:
又係荒誕事之一。

zeiling said...

早說了,這年頭荒誕事多。

市井小man said...

我想問你那位參加cash的人是否叫「曰云」?
你有冇見過有隻近似海盜船在香港水域?唔知係未特別景點呢...
有位朋友聽到電台播懷舊流行歌,唔捨得離開雲吞麵檔,重話回家要搵番已沒落的卡式盒帶回味幾次.原來有些東西一直在我們心裡是磨滅不掉的,不經意再出現,自然可快樂起來了.

Nicky said...

某報手法同皇X實有異曲同工之處...

Silverbell said...

有野問:看見某篇報刊的詩,有1.) 2.) 3.) 等分題,常見的嗎?

Southpole P said...

洛,我回來了。

可洛 said...

市井小man:
那不是曰云。那隻不是讓人體驗中古海上絲綢之路的船嗎?其實我也不是太清楚。

Nicky:
唔明啊,咩事?

Silverbell:
我見過,談不上常見,其實格式取決於自己,那是組詩嗎?

P:
P!!!!!!!!!!

Silverbell said...

忘了,問番先。
對,那詩共有5組,每組都很短,但意思就相同的(那就算是組詩吧?!)

zeiling said...

小毛,

兩年前未去過奧海城的我,
而家竟搬到奧海城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