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April 2006

往模達

剛過去的星期天,幫花苑 搬屋,在往索罟灣的船,我們用家具、電視和雜物堆滿一個角落。搬動重物上船的時候,幸有Nicky、淡水、花苑朋友和船夫們的幫忙,很順利地我只費了一點力氣就搬妥所有的東西。

我實在是最沒有力氣的一個,只能幫花苑一點點忙,不過我享受這樣的旅程,為了一個目的,前往一個陌生的地方,不正是我的人生不斷在做的事情?


在索罟灣下船,岸上的人趕忙上船,把路都擠滿了。我們一邊搬運家具,一邊閃躲人群,好一個瘋狂的畫面。他們到底趕往哪裡呢?我心底不禁浮現一句話:「趕住去投胎呀?」

因為有小貨車的緣故(小貨車在狹小的碼頭掟彎,非常有型),我就只花了搬貨上岸的力氣,一會兒就恢復過來。接著我們走二十多分鐘的路程入模達灣,那是一條十分工整的油柏路,路旁不遠處就是海。這個季節有很多蝴蝶和蜻蜓,陽光有適中的溫度。

花苑的新居很寬敞,只是昆蟲比較多、西斜比較強。有時我真的從心底裡佩服她,年紀輕輕,獨自生活,單是搬屋這件事就可以預期有多少困難了,但她都能一一克服。雖然不擅辭令,但卻清楚了解自己需要的是什麼。與其說她是神經質少女,不如說是敏細的人。

我有預感,這房子將會很適合她居住,這邊的人都很友善,她在這裡大概會找著快樂。

心底最深處的一句是:這房子真好!好羨慕!

搬入離島對很多人來說,是一件浪漫,甚或不可思議的事,但我倒沒有多大的反應。我選擇的路,跟遠離中心、到邊緣化的地方定居有什麼分別?沒有。我根本一直是這個城市的邊緣人,始終跟任何主流的事物都接不上軌,只有隨自己航道而行,駛往未知的所在。

7 comments:

青定 said...

我一開始同樣也想這地方一定好多蚊!哈哈...
真的很佩服呀! ^v^
厲害?

阿律 said...

於是你和很多人就在邊緣相遇了。

可洛 said...

靛呀靛:
ok多蚊架,我到今天仍在抓痕。

阿律:
無錯,例如一個叫鄒文律的作家,嘩哈哈!

ChunChun said...

可洛︰
這架貨車很「童話」啊!裡面裝的就是花宛全部家當嗎?似乎很輕省啊,想起我上次搬家,我總共pack了二十幾個紙箱,還有好幾袋尼龍袋,我都不明白為什麼一個人都可以有那麼多東西,真是嚇死人,何時我才學會簡簡單單地生活呢?其實有很多東西都從沒碰過到的,買了之後就一直擱置著,包括有很多書還未開始看,有很多CD還沒有聽,連封套都還沒拆,有很多衣服都還未穿過,我懷疑自己是不是患了購物狂。

Karden said...

頂.......又被人串我少野....-_-

ChunChun said...

我不是這個意思啦花苑,請你別誤會,我是真心讚賞你的,希望你別放在心裡。

可洛 said...

Chun chun:
其實不止一架小貨車,花苑的家具也著實不少呢。

花苑:
少野在這個資本主義社會也是一種美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