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September 2005

旺角同心糕




在旺角跟舊同事飯聚,我還是第一次看見茂林和Jenny手牽手。
儘管茂林說在舊公司沒學到什麼,但最大的得著是什麼相信他最清楚。
喜歡跟茂林談天,他有很多有趣想法,只要拋出一個點子,他能回贈三數個。
Jenny則比從前更漂亮了,都說做人不可太忙碌,適當的優閒是抗氧化劑。
Nick準時八點出現,沒被OT淹沒,我不忘問他的工作情況,
關心的不是舊公司的業務、是非,而是舊同事的身心有沒有受苦,
幸好他對編輯工作滿有熱誠,還沒感到心灰意冷。
Sunny沒有這麼幸運,OT纏身,又生病,用生「飛滋」而劇痛的嘴來說話,
話語忽地高八度、平仄調轉,份外搞笑。
晚飯後我們到石磨坊吃甜品,談著舊公司的工作苦況,
揶揄一番,大笑一陣,這些痛苦的回憶,倒叫早已各走各路的我們,
能有一刻同思同感,像桂花同心糕。

18 comments:

Luthien said...

用「桂花同心糕」來形容你們的聚,古典得來有點怪味。卻不失真摯溫馨。

才發現,原來很多很多年前已看過茂林寫的詩。世界真細小(還是詩界真細小?)。他大概也認識我認識的人吧?

Sunny 好可憐喔!說真的,還未見過人生「飛滋」生得這麼慘烈,雖然他說話的情狀很有趣... XDD 但還是別笑他了。

Jenny said...

其實突然相約你們出來食飯,係因為有次睇你blog時,(我係你blog的常客啊!)你講起你同sunny食飯的片段,令我好懷念在舊公司工作的情景,尤其想念所有同事!
昨晚和大家相聚,真的好開心!有空真的要多約出來吹水啊!
sunny真的瘦了好多!好慘!

Nick said...

我倒覺得熱情是減退了。
或者,我會在熱誠被磨滅殆盡前一刻全部爆發出來,轟烈地做個死去活來,然後像一條洩了氣的喪屍一樣漂走...

可洛 said...

Luthien:
Gigi小姐,茂林的詩寫得很好呀!
有機會找他的詩集《魚化石》看看!
你每次見到Sunny一定忍俊不禁吧?
記得好好照顧他啊,呵呵呵!
他不算慘了,我有舊同學生飛滋,
生到七星伴月呀!

Jenny:
害我以為你們有喜訊宣傳呢,哈哈!
昨晚我也很開心,等sunny爆完生滋再食過。

Nick:
嘩!消退了?
曾經我都俾人話過工作態度差左,於是我俾心機做番D成績出來,做到了,咪走囉。

Sunny said...

「等sunny爆完生滋再食過……」

生滋?啋!區區幾粒飛滋,贈過你又如何!

夏原 said...

我已經開始睇緊你的繪逃師。 好好睇啊。

btw, 好耐無見, but 一直都 keep 住睇你個網。

connie said...

Sunny果然是經常生飛滋的......
這已經不知是我第幾次看見/聽見你生飛滋了!

connie said...

N,那張照片不太像你啊!

可洛,為什麼沒有sunny的照片,我許久沒見過他啊~~

可洛 said...

Sunny:
多謝相贈!你有冇用牙線呀?如果冇可以一試,保證生滋機會大減!

夏原:
很久不見!你好嗎?
讀完繪逃師記得給我一點意見啊!

Connie:
Sunny神龍見首不見尾,要拍他的照片很難。

nick said...

其實勁喜歡茂林那張相,他的樣子真的好像食得好滋味^^

素雯 said...

我最近也勁生飛滋,整整一個月可惡的它仍然存在。
不過有一天我狠心地用針刺穿它,把入面的膿擠出來。結果不出兩天,全部康服,連痕跡也沒有。當然,記得事前要洗手,針也要消毒,並用沾了消毒藥水的紗布抹傷口。
會很痛很痛!但沒痛過,又怎會好得這樣快呢!sunny可以試試喎。

可洛 said...

Nick:
茂林的樣子,倒叫我覺得他正吃著酸得要命的東西。

素雯:
太可怕了!你是不是太粗勞啦?

素雯 said...

擠膿時真可怕,但為了康復,更痛也要啦!這段日子,我實在太忙了……

Mira said...

Sunny為生滋和飛滋抗辯超爆笑,ooooops...我的mon被濺濕了。

Mira said...

Sunny為生滋和飛滋抗辯超爆笑,ooooops...我的mon被濺濕了。

Mira said...

Sunny為生滋和飛滋抗辯超爆笑,ooooops...我的mon被濺濕了。

Sunny said...

好笑也不用re-post三次吧?

可洛 said...

證明好笑程度 x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