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August 2005

以message的形態生存

身在倫敦的嘉夢見我,可是並非看見我的臉、我的人,而是看見我傳給她的ICQ Message。夢中我以MSG告訴她,我正在做Mask,現實中我可是一次都未做過啊!
我問她我做Mask後,皮膚有沒有變得白滑呢?她說不知道,因為根本沒夢見我,只有一串MSG而已。沒想到兩年沒見,我在她心中只餘下一串MSG,忽然覺得很難過。
不知在其他人心中,我是否同樣以MSG、短訊、電郵、網頁的方式存在?我的實體在什麼地方?

8 comments:

zeiling said...

最近我勁做mask。你都試下做mask,可能會同嘉岩傾D。

其實我同你都成年冇見啦。那時好似有人唔想見到我。

嘉 said...

嘩好開心喎, 這是你第一次提起我呢!(但這篇竟然係講我令你難過 -_-"", 我們果然係永遠的不合拍!)

咁我又以什麼形態在你心中生存先?

可洛 said...

斯玲:
唔好亂講啦你,當時只是有點不方便。Mask我就唔做了,你做都係waste money。

嘉:
難過在於發現自己的生存形態,只是一串字、一串0和1。你嘛,大概以網上日記的方式存在著,我喜歡看你的日記,雖然有時唔知講乜,但你喃喃自語咁就幾有feel。

Nick said...

或者你可以反夢見她用msg告訴你她夢見你用msg和她說話啊!

可洛 said...

咁都得?事實上我天天做夢,而且次次記得。有事都會夢到同人ICQ緊。你知嘛!離開舊公司幾個月,我都夢到工作情況,可見壓力多大。

zeiling said...

我都係喎。離開公司年幾,有一次,我夢見X迫我做野,當我做到想喊之際,殺出可洛同sunny黎「救」我!-_-"

Nick said...

唉,"X"後遺症...

可洛 said...

Nick:
這後遺症相信大家都走唔甩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