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December 2009

漂浮者

斷斷續續,作《明報》投稿園地專欄作家已有一年多時間。每次我要評點三篇學生投稿,並寫500字名為「啟導站」的短文,分享寫作心得。那些學生我都不認識,有時覺得高年級寫的,還不如低年級的。高年級同學懂得各種寫作竅門,但腦袋卻不知何故死實實的,細胞已經失去活力。

今期我收到一首詩,認出作者是個我教過的學生。那是兩年前的事吧。當年他唸中二,今日已是高中生了。慶幸的是他還保存著活潑的頭腦,詩作比從前的更見進步。我為此高興了一陣子,覺得自己做的事還算是有點意義。但我也十分清楚,自己從沒幫到他太多。這是必然的事情。

現在,我開始於寫作班作分野,低年級還可以教點技巧,高年級就不談技巧了,要談形以上的,談他自己,希望喚醒他們作為作者的自覺。我跟同學們說:我不能令你們一下子便寫得好,學寫作就像學腳踏車,要學會的話,一定要跌傷。我能夠做的,只是讓他們少跌幾次而已。

我教授踢水的方法。等到大水淹來的時候,你就不致被淹沒。我能夠做的就只有這樣。

而我也是一名漂浮者。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漂流為了什麼?

可洛 said...

不為什麼。寫作就是漂流的狀態。

恒一 said...

學單車這個比喻最妙的地方是,跌跌撞撞中,在突然的一刻會覺會了。一旦學會了踏單車,就會一世不忘,雖則還會有高下之分,但一騎上單車自然就能平衡、前進。寫作也是這樣一回事。

可洛 said...

謝謝恒一補充。說得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