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June 2009

探聽夢境的貓咪

節錄自新書《鯨魚之城》,暫定書展推出:

深夜,幾顆星星在大廈之間捉迷藏的時候,整條喜樂街都靜悄悄的。阿果睡在地蓆上,攬著棉被,阿木大字形躺在睡床,做著開口夢:嗯嗯,你好,嗯嗯,不要,嗯嗯,謝謝,嗯嗯,再見。

電 腦維修店披著鐵甲衣,保護著兩人,一陣風吹過,草木皆兵啊,這時路燈儆警著,不敢眨動眼睛,也不敢抬頭望一望天空,在太陽出來前,流浪貓佔領著馬蹄山,四 處可見毛茸茸的尾巴,化石一樣的貓掌印。牠們總是默不作聲,在村屋的窗前現身,偷看屋裡熟睡的人,探聽他們的夢。阿木的開口夢,也瞞不過牠們,阿木說你 好,是因著他夢見了電腦,電腦問他要不要病毒,他說不要。那麼,我送你更快的記憶體吧,電腦說。阿木說過謝謝,他們便互道再見了。至於阿果,他夢見阿安, 又夢見莉莉,還有鯨魚。又有一隻貓去探聽莉莉的夢,夢裡交替出現的是蘋果、芒果、火龍果、奇異果……

有一個人的夢是秘密,她就是七十一便利店的波子。這時候,她仍瞪著金睛火眼,跟店裡七百十一種貨品打交道。

──薯片,你今天很暢銷啊。
──梳打汽水和啤酒需要更多的同伴。

中 五畢業後,波子做過M記、K記,賣過手提電話和美顏霜,她熱愛每份工作,而且緊記特首先生的話,「做好呢份工」,所以不把工作做完,她是不下班的。她連做 夢也記著工作,於是白天去上班,夜晚也上班,只可惜夢裡做完的事,第二天還要再做一次,夢就是白做了。如果有一份工作,做完夜晚的事,白天不用重複,可以 做新的,那多好。她想。如果白天和晚上都能工作,才是真正的敬業樂業,她又想。

於是,她到廿四小時營業的七十一便利店見工,跟店長說,我喜歡白天工作,晚上又工作。店長便問她說,你可以返早更、午更,還是夜更?她說哪個更都沒問題,我不需要睡覺。

零 時零分,波子迎接夜更同事,與他一起賣東西,這時分人們都愛買啤酒、藥物和零食。如果是周末,買啤酒、花生和薯片看足球賽的人特別多。凌晨二時,他們點數 貨品,間接做民意調查,發現牛奶糖得到六十三張選票、《水果報》得到八十八張選票,雪芳蛋糕得到十九張選票,而蘋果牌即沖小說則得到一百三十七張選票。得 到選票愈多,在貨物架上得到的席位也愈多,所以卡樂A薯片得到架子的四格席位,真真薯片只得到一格,所有由她提出的薯片改革動議,都不獲通過,從中波子明 白到,民主社會的意義就在此。

凌晨四時, 波子開始收拾貨倉,以便騰出空位迎接新朋友。有時她會遇見老鼠,舉起掃把要追打,老鼠便求她說:請你讓我們躲一躲吧,外面到處是貓殺手啊。波子說,好吧, 但不准偷吃東西,天亮要離開。凌晨五時,貨車便會送來報紙,波子一個箭步搬回店內,分門別類放在架上,這天,她在南方報的頭版,看到兩則有趣的消息:

追鯨船包圍 巨鯨疑受驚
現凡於七十一便利店購物滿二十元,即送玩具貓座檯擺設

下面有四隻大字,寫著「送完即止」,再下面還有幾行小得要用放大鏡才看得見的字,一、贈品如有損壞,與本公司無關;二、圖片只供參考,貨不對辦,與本公司無關;三、誤服壞肚子,與本司無關;四、看不清楚以上條款,與本公司無關。

波 子很快地讀了一遍有關鯨魚的報道,心裡想:這麼多船追逐座頭鯨,如果下次購物送鯨魚,店裡的生意一定好到不得了。天未大白,已有幾個喜樂街街坊,來換領玩 具貓了,午後,來的人更多,他們排隊直排到街尾。事實上,不論換領的是什麼,他們都是一窩蜂的,何況今次的玩具貓,製作得也夠精緻,一共有三個款式可選。 款式一是釣魚貓,放在桌面,見到的人都會想睡覺;第二款是驚嚇貓,是參照大粒痣的樣子設計的,據說能嚇跑家裡的蛇蟲鼠蟻;第三款,是最受歡迎的抽筋貓,牠 的右手有毛病,整天不由自主擺上擺下,好像招手的樣子,七十一宣傳部還請來專業物理治療師解釋,這是由於先天神經過敏症造成的。

阿 果還在排隊,替一刀剪老闆的女兒換玩具貓,有網友已經問阿木要不要買了。B君說:我三款玩具貓都換齊了,想買的人請聯絡我;I君說:一個一百元,三個二百 四十元,排隊換領要等到天黑啊;D君說:星際列車沿線各站可以交收。阿木說,如果抽筋貓的手不會動,找我吧,檢查費五十元,修理費二百元。

傍 晚時分,玩具貓已經派發完了,牠們得到的票數是六百票,遠遠拋離其他候選貨品。於是,波子照店長的吩咐,把卡樂A薯片旁邊的一格架子清空,明天,三款玩具 貓都會坐在這些席位上,跟那許多換領不到的人說,我們每個五十元,人有我有,不要走寶啊。一次過買齊三款,還可以換領玩具貓屋。

人 們都入睡以後,波子完成一天的工作,感到心滿意足,接著,她要開始整理一車車運送到來的玩具貓屋了。店外的流浪貓,對這種事早已習以為常,排隊換領禮品本 來就是喜樂街街坊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不過一天,全城的人,都領養了一隻玩具貓回家,卻沒有人在意,黑夜街頭上數不清的流浪貓,牠們漫步經過家家戶戶的窗 口,在玻璃窗前,悄悄地探聽人類的夢。


8 comments:

silverbell said...

你好快手, 係唔係一切都在掌握中, 所以寫來符心應手?

ChunChun said...

死啦,我好似唔明你寫乜咁嘅…

可洛 said...

silverbell:
不是呀,一切都不能掌握就真。

chunchun:
唔駛諗得複雜。

ivy said...

這篇感覺很有趣~
看來書展一定要買了,新書會有折嘛?

如果這篇不是給香港人看的話,一定不明白我在笑什麼XD

可洛 said...

書展會有折。是啊,這是給香港人看的故事

言然 said...

有《我城》的感覺

可洛 said...

言然:
你好。說得對,這書是對《我城》致敬的作品。寫阿果長大後的故事,手法確有參考《我城》。

言然 said...

網絡有點問題,可能有幾個相同的留言呢,抱歉.

我也喜歡《我城》啊!所以看到這文後,頓時有種熟悉感.期待你筆下的阿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