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March 2009

三月零碎

  • 最新一期《月台》已經送到倉庫,但未有時間發到書店;
  • 新書的稿子從小編Milky手上接過來,但未有時間批閱;
  • 徵文比賽的稿子也在案前,未有翻看的可能;
  • 只有睡覺,我是那麼義無反顧,那麼專注和滿有恆心;
  • 睡不足,喉嚨有點乾,大嬸說:喝雞骨草啦;
  • 皮膚痕癢,剪頭髮讓自己精神一點;
  • 原來爸爸年輕時會讀文學刊物,叫《大人》,也曾投稿;
  • 徐振的新作《赤心之葉》出版了,我是那麼喜歡有關樹的故事;
  • 讀完《對焦中國畫》,繼續讀《神諭之夜》和《馬太福音》;
  • 我總是在交通工具上看書,累了就睡,從未試過誤站;
  • 《老人與海》讓我想到那迷失的座頭鯨,或許我會為牠寫個小說;
  • 想出海看座頭鯨,但更希望牠不再現身,悄然遠離;

4 comments:

小man said...

不如為座頭鯨寫首詩,給牠打打氣呀,因我唔識...寫詩...

細細 said...

原來爸爸年輕時會讀文學刊物,叫《大人》,也曾投稿 <<< 這很溫馨﹗感謝主﹗

我總是在交通工具上看書,累了就睡,從未試過誤站 <<< 這明顯是神蹟﹗

Joyce said...

唔好意思
我係第一次睇你d書
感覺好得不得了!!!
很期待你的新作喔!

徐老振 said...

謝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