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September 2008

碎碎念

  • 到灣仔春園街金鳳買打半蛋撻,伙記大叔和大嬸都很忙,不過很街坊(意指親切)。太太想要個焗得有點焦脆的蛋撻,大叔說:你鍾意食燶呀?俾多個你。說著把旁邊另一個焗得焦黃的蛋撻放入膠袋裡。另一個太太等得不耐煩,又怕蛋撻要買完了(大嬸忙著斟奶茶),大叔說:唔駛驚,阿爺o係大廳喎。

  • 同某大出版社的幾個編輯見面,不忘介紹《月台》,一位眼睛大大的女編輯翻著說:D紙好靚喎,又好摸。我們鍾意紙的質感。我說。她挺專業的,馬上想到成本問題:咪好貴囉?唔係呀,cheap紙黎咋。
  • 你相信前世今生,認為倒楣日子都源於前世種的因,今日的困難,全因昨日的錯。但我想告訴你,而我也只會將這秘密告訴最好的朋友:我們今日遇到的事,是為明日而發生的。剛畢業的我還沒找到正職,卻接到一份freelance工作,改寫《生命因愛動聽》小說版。那原來不是我的工作,是接爛攤子的。這是個關於癌症病人、生命影響生命的故事,告訴我們死沒那麼可怕。為了工作,我把電影版和真人版的錄影帶播了一次又一次,很奇怪,媽媽從來對我的學業和工作不問不聞,但那次她卻陪我一起看錄影帶,我們都看得流淚了。現在回想起來,才明白這是為兩年後,在媽媽患癌病這事上,給我們做心理準備的。今日發生的事,我們常會感到難受和疑惑,但不久將來都會變得明朗,所有苦痛都是有意義的,是為了明日預備什麼。
  • 「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完成教會的啟發課程,最後一節我和組員朗讀這段經文,而爸爸也在其中。但究竟他有沒有跟著唸,還是「咪嘴」?
  • 你說我很少寫我們之間的事,我說只有已成過去的事才容易寫。我不是寫新聞的人,對即時和要持續報道的事顯得遲鈍,而小說多是屬於過去的,是已經解決的事情,是回憶。我是寫小說的人,時間更似我的朋友多於敵人。日後,關於我們的事,會愈寫愈多。
  • 竟然要翻譯《老人與海》,天啊,這是什麼回事?
  • 但願靛早日康復。

4 comments:

said...

啊... 謝謝可洛

Irina said...

翻譯老人與海!哇!
努力!


希望可洛朋友靛早日康復。

ChunChun said...

係真唔係呀?畀多個咁好?依家啲野樣樣都貴左,麵粉又話加價雞蛋又話加價,佢唔加你價縮你水都偷笑啦,仲畀多個你?有古怪有古怪,米住米住,係咪用毒奶整架?好驚喎…

said...

"今日發生的事,我們常會感到難受和疑惑,但不久將來都會變得明朗,所有苦痛都是有意義的,是為了明日預備什麼。"

看了你這句話後,又有所頓悟。小弟自2年前A-Level失敗後,一直一撅不振。經過重讀、副學士的生涯,志氣已大減,嘆息遙遙無期的大學生活。

但你說得很時對,今日的失意,未必是前世的錯,我們應從失敗中學習。

P.S. 見你要翻譯外國名著,我想你在大學定是修中文系/翻譯系了?努力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