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June 2010

不管黑夜有多長

凌晨六點,天空變成澄藍色,我在電腦前打出小說的尾聲,覺得自己好像剛剛從好遠的地方,回到這個熟悉的房子。小說最後的一句「不管黑夜有多長」,彷彿是樂章必須的最後一個音符,表達了我的疲憊,以及雀躍的心情。

很久沒試過趕稿,寫到天亮,我想太陽不要出來,但到最後,還是要告別自己經營已久的作品。我覺得今次寫的不是小說,不是故事,而是一封信,寫給我散失的家人。我們成為家人並不因為血緣,而是懷著相同的信念,緊抱那與生俱來的孤獨。

他們會讀到這封信嗎,我期待重逢的一天。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重逢會掛上微笑,然後一起回味失散前後。

可洛 said...

是啊。我期待這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