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November 2009

積極

這是一種弔詭的傳染病,在其面前,我們注定錯誤,注定是憂慮症患者。

接受某間女校的小記者訪問,我被要求說些積極的話。主編是個中六生,她向我要積極的信息,並重複了許多遍,像電視節目「霎時感動」不停重播。我說:沒有積極的話。她們問:有什麼話向那些想做作家的同學說呢?我的答案是「放棄吧」。在香港做作家,是不得了的事情,可說是錯得離譜,我是不鼓勵的。我的志願並非作家,我不過寫過幾本書而已,根本無法賴此維生。我所有朋友都無法靠寫作糊口。唯有明知這個現實,仍願意把頭栽進去的人,才有資格繼續寫下去,否則,他還是儘早放棄好了。還能說什麼積極的話呢。

談到旅行,我說在獨自旅行的過程中,最大的得著是孤獨。同學聽見,都說我消極、「個人好灰」。我感到好笑,反問說「人人必有一死,這話消極嗎」,她們答消極。或許我不應說出這話的,但我發現我們的積極,是一種抽離現實的積極,也是不肯承認現實、承認人生困頓的積極。它無知、膚淺,甚至達到醜陋的地步。或者我對高中生要求太高,她們年輕,前路有太多的未可知。但我擔心,這種積極正像傳染病擴散,充斥我城。誰知它將如何變種?看來我又過慮了。

在這裡,積極、正面、樂觀已經變成主流,似乎感染此病的人都能抵禦逆境,甚至人生定局。失敗者都是不積極、不正面也不樂觀的人,這樣說來,「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孔子,還有深明世道之難,回歸自然並著書濟世的莊子也是此類。我的心境也許太老,總是相信真正的積極,必先體會並認識人生的種種限制和困苦;只走可走的路,只做社會證明能成的事,還需要什麼積極不積極呢。這話甚難,對中學生,對這世代而言。

16 comments:

Iris said...

都唔係咁難啫~ :)

陳花 said...

要我催眠唔明白現實0既人,我做唔到。
咁變態要人講積極說話,唯有交行貨:「加油唷!」(少女腔)

恒一 said...

於我心有慼慼然。

Anonymous said...

可洛:

[總是相信真正的積極,必先體會並認識人生的種種限制和困苦],深切同意,也是活了這麼多虛度的年華,我所能明白關於這個世界中的秘密,不明的人,怎麼說穿,都還是個秘密,一如信仰,沒有質疑,反省透徹的,只是一廂情願的概念.

那種幼稚,虛偽的積極真能幫上忙?看來香港人還是夢類生物,沒有泡沫包圍作溫室做夢,就活不成了.

或者,你就叫學生們閒來,在不用facebook,msn,上高登,聽歌,唱k,打機,拍拖,分手的空檔,做個業餘作者,一篇兩篇過日辰好了.想做金庸,陶傑,王貽興太辛苦.

抱歉佔用了你的空間,酸話說完,謝謝.

波希米亞有感

可洛 said...

Iris:
所以你有栽進去的潛質,祝你好運。

花:
你的少女腔好正呀 XD

恒一:
你有什麼高見?

波希米亞:
網絡的空間不怕佔啊,多佔更好。酸話正是一種調節,謝謝你分享,希望同學也能讀到。

恒一 said...

我沒什麼高見,寫作對我來說,也和是否「積極」無關,只不過因為喜歡,即使明白了當中的「壞處」,卻也沒法抽身。

能夠寫作維生的人是有的,但其可能性如果拿來和打一份普通的工作相比,幾乎就等如零。相當於有些人一樣可以打機打到成為職業遊戲員,一樣賺到錢。很少機迷會憧憬自己會成為下一個,卻有無數愛好寫作的人以為自己會是下一個。

孔子說「知其不可而為之」時,已是名滿天下,雖不富足但也三餐無憂。「知其不可而為之」講的是型而上的追求,而不是指吃飯。孔子也說:「行有餘力,先以習文。」可以解作「食得飽先講文學(理想)啦!」如要「積極」一點,也可解作「習文比搵食需要更大的能力方可勝任。」總之,習文向來都不是「職業」,搵到錢是幸運,搵不到錢,其實是「常理」,搞清這一點,文學的理想還是可以繼續追求。

容易 said...

可洛:

看到你的文章感到很驚訝!因為這個正在蔓延的現象正是我與朋友間出現極大矛盾的問題。實不相瞞,我也是個女高中生,或許被不同的寫實小說與殘酷現實的薰陶,令我對現實更感絕望,對社會甚至世界上的不平深感憤慨。可是朋友對於我的看法並不認同,更視我為負能量,認為我不斷摧毀她們的美夢。她們甚至意圖使我變回「正常」,於小息及下課時用心良苦的告訴我世界的美好,生命存在希望等。我知道她們的苦心,可是這實在與我的觀點背道而馳,我唯有於她們面前裝作積極,以此減少她們的擔心。


這是否印證著這些所謂的現實及真實的想法,只有存放於內心深處,教自己反覆思量?

你的學生上

Chad said...

可洛:

偶然路過,你的話我深有同感。我指的是過於天真的積極是在城中漫延的疫病這感受。

你有看過「秘密」、「吸引力法則」這一類書嗎?它們以神秘主義的口吻,倡導一廂情願的積極想法與客觀現實之間有種天人感應。由此推論是,在世上所有遭遇不幸者都是有辜的,他們失敗、悽苦是因為腦中積極的念力不夠,與潮流、運氣無關。

你的想法決定你的現實,人有絕對主權控制自己命運,因此也要負上絕對責任。人們在一遍積極聲中被壓死。

可洛 said...

恒一:
對了,我們就是無法抽身,喜歡你這句話。孔子曰「行有餘力,先以習文」,是指做好孝悌、謹信、泛愛、親仁等品行後,有餘力再學習六書。孔子明知其仁道不容於世,但仍盡力而為,因他相信這是人的本份。

容易:
我知道你是基督徒,世界實在美好,生命也存在希望,但你知道希望源自那裡,也知道有完美世界,這份孤獨,你是能夠捱過的。

Chad:
好耐冇見,你好嗎?你提到的書,我沒認真讀過,但知道是怎麼回事,這不單是積極、消極那麼簡單,而是以新紀元方式企圖恢復某種古代信仰的手段,極其可怕,為的是使人相信前景無限,人定勝天,靠自己的雙手,甚至天、宇宙的幫助,夢想必可成真。愈講愈驚。XD

冷言 said...

可洛︰

可能有人能被你的說話文章所嚇,但我卻從當中找到共嗚。講積極鼓勵的說話是需要看時候看環境,盲目的積極只會推他們快點離開,積極只是留給明白真相的人。

香港的文學總想著如果發展前進,但其路卻辛苦難行。踏上的人必需懷著「我不為,誰能為之」的決心,那才能在路上繼續前進。

正如恒一所言,清楚的人還是可以繼續追求。所以你要加油,努力展翼前飛。

Anonymous said...

可洛:
初次在你的blog留言。我與你的看法也是一樣,可能是吧,我不知道這世界有沒有天生憂鬱的人,然而我有時候卻覺得這世代的人很可悲,甚至自己。我開始覺得為人是一個錯,且我頗認同莊子的一套,有時候想得太積極反而覺得自己想得太美,是的我是這樣想的。
對不起,請原諒我在發牢騷,哈哈。

Irina said...

我覺得並非只有積極和消極兩方面吧。
這樣的想法都不太好。
能活著,畢竟是一種幸福。

CH.2 said...

心理學有說, 悲觀的想法其實更貼近現實. 我希望自己是悲觀而積極, 明白現實, 別抱太多無謂的期望, 但同時也別失去所有希望, 努力做好自己.

恒一說得對, 先要看開, 才可堅持, 否則只是緣木求魚.這不但應用於寫作, 做傳媒亦然.可惜, 即使機會多微, 仍有許多人希望自己會中六合彩.

Anonymous said...

不是的,事實不如你文章所提及的,年輕人不都是這個模樣;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步伐,
積極不積極更不是由別人評價;
人生不免狂妄,
狂妄過後才會有領悟;
何必太過深思小記者或不了解自己的人的話呢?
知道自己的位置以及堅持的理由才是最重要的吧?

紫晏 said...

很久沒來了,先問好。

看見你這一篇,是的,我也是中學生,我認同積極是一種病,在社會中蔓延,這種病的病症是盲目樂觀,往往忽略事實的真相。

悲觀不是一種病,應該算是一種藥,悲觀的人往往不會被興奮這種麻醉劑沖昏頭腦,反而對人對事上會較成熟一點,謀算更多。

不過,這種話調還是收起來別在中學生面前說吧,哈,不然謁別的人聽見,準說你散播悲觀病毒,影響下一代年青人的心智。

孤獨是一個給自己反思的空間,自己的世界,我想不是大眾想的那麼差吧~

另:你現在星期三會來我學校?哈,下次去聽聽

可洛 said...

紫晏:
是啊,會去講新詩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