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October 2008

定型

自從上月開始,在商店再找不到某牌子的定型噴霧,我以為買光了,一星期再去,還是買不到。我覺得定型噴霧比定型水省力,可能是我手短的緣故,加上在狹小的廁所,根本無法將手完全伸直,每噴一記定型水,只能沾濕頭髮的一小塊,不很方便。有天妹妹告訴我,日本不再生產定型噴霧了。是環保的緣故嗎?我問。她說是的,這就是我買不到噴霧的原因。雖然還是可以找到其他牌子的噴霧,但說不定它們很快也會消失,每天總有些事物會消失,瀕危物種、極地冰塊、行將滅絕的語言,原因不同,卻指向一樣的結局。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用定型水,是高中吧。初中時對爸爸的髮蠟很好奇,藍黑色的圓盒藏在鏡櫃裡,盒面寫著英文,像月光寶盒似的神秘,打開來有種怪怪的味道,不教人討厭,叫人想起蠟燭和中秋節,但比蠟燭要香得多。聽說最初的髮蠟都含有蘋果香味的香料,說不定爸爸的髮蠟也是個清香的蘋果。我不是個會打扮的人,那時候只懂用清水去保持髮型,把頭髮弄得濕漉漉的,效果也不持久。

班裡有位姓霍的同學,梳中間分界,長一雙鼠眼,愛說粗言穢語,
品行和成績都欠佳。老師和同學都不喜歡他,當然在學校裡他有自己的朋友,但都被我們視為壞學生。記得有一次,他在課堂上揶揄中文科陳老師,老師不甘示弱,出言反駁,他便說「miss你好串o者」,老師問他什麼是「串」,他解釋不了,被老師懲罰,要在字典裡找出「串」字的意思,然後告訴大家。第二天,他果然翻查字典,跟陳老師說:「串」字解作「連貫一行」,我們哄堂大笑,在往後的幾個月,同學們說其他人串,都會改說「你好連貫一行喎」。

跟許多同學一樣,我不喜歡他,他也不喜歡我。他喜歡無緣無故起腳踢我,有時踢我膝蓋,有時從後面偷襲,防不勝防。
我比他長得矮小,從來沒反擊過,不過我想,即使我長得和他一樣高大,還是不會跟他動手的。有一次,不知道為什麼老師遲遲不來,班長到教員室找老師去,我們在課室外排隊,等得不耐煩。他排在後面,我們之間相隔幾個同學,我沒留意到他打量我,直到他忽然指著我說:你用什麼定型頭髮的?是用精液嗎?因為我沒回答,他把這話重複了幾遍,還拉著身邊的同學說。那天我用了清水、爸爸的髮蠟,還是什麼都沒有塗抹在頭髮上,已經忘了。當時有沒有朋友在身邊勸阻,或是安慰我呢?我同樣記不起來,也沒追究他說這話的原因,只記得被他傷害的感覺,對,是傷害,大於憤怒。

在我眼中,他是個壞學生,這種想法從來沒有變過;也許在他看來,我則是個懦弱、無能,惹他討厭的人。這樣看來,我是把他定型了,憑著他的外貌、操行、成績,所說的話和所做的事,但更可能是毫無理由,只因為我並不愛他。中三以後,他被逐出校,我便再沒見過他了,也不關心他到了哪裡去,做什麼事。中四開學頭一兩個月,同學還會提起他,聽說他到別的學校去了,又聽說他不再讀書,好像犯了什麼事。然後,同學之間再沒有他的消息,正如
定型噴霧、「串」字、「連貫一行」、腳踢、傷害、還有他,每天總有些事物會消失,除了毫無理由,有意無意把一個人定型所扭曲的回憶


4 comments:

ChunChun said...

『我覺得定型噴霧比定型水省力,可能是我手短的緣故』,唔明︰

1 定型噴霧同定型水有乜分別?
2 同手短有乜關係?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5%AE%9A%E5%9E%8B%E5%99%B4%E9%9C%A7&variant=zh-hk

silverbell said...

你現在這個髮型(看相咋)用 hair wax 比較好喎!

Margo said...

不招人妒是庸才,
況且跟據他的喜好品味,

我想寧被他討厭比他喜歡你來得好....

受傷的感覺總是不好,
但加油!不要被一生數不盡的無聊不懂尊重人的人阻礙自己的生活...
不論去到最壞的境況,
你已獲得神兒子尊貴的名分,

寧做天上的王子,
也不作地上的國王。

細細 said...

最近,我在想,生命中每一次相遇皆非偶然,那麼定型水和霍同學的出現和消失在可洛同學的生命中究竟有什麼意思呢﹖